雪影運使神魔非我,人如狂魔般飛奔而出。

 

他們神色一驚,雪影身上的氣勢排山倒海而來,散發出恐怖的威壓和悲憤的殺意,讓他們覺得惶恐。

他們沒想過眼前這名年輕的少女,還是魔武雙修的天才,劍法運行之間他們周遭還出現各種不同的魔陣、五行術能,就算是兩人互相掩護也漸感吃力。

 

不知為何,剎羽在生命危急的一刻感受到眼前的少女,是她曾經拋棄在荒野的嬰兒,試探性的問:「妳是我的女兒嗎?」

 

在千鈞一髮之際,雪影的劍停下,血淚卻停不下來,她憤怒地問說:「妳在乎過嗎?!」

 

在雪影分心的時刻,灰葉從背後給雪影致命一擊。雪影的眼睛失去生命的光彩倒在地上,頭髮恢復成金色卻不再閃耀。他們趁著雪影倒地流失生命的那一刻,趕緊離開現場。

 

 

意識模糊之間,雪影聽到熟悉的男人聲:「這裡怎麼會有一個小孩?」

 

還有熟悉的女人聲:「好可憐,她都沒有手腳了,是誰這麼狠心把她丟在這裡……」

 

「她很幸運沒有被野獸吃掉,但也快不行了……」

 

「我們救活她吧!」

 

「……好吧!反正我也看得順眼。」

 

隨後她感受到身上落下兩滴液體,那是爅龍和水聖兒的心血,兩人由心臟滴出最純淨的血脈。

 

 

剎那間睜開雙眼,雪影差一點就要被她自己的恨意蒙蔽了心智。她用手撐起上半身趴在地上,眼睛已恢復金紅的異色之瞳。

她身體上的傷口已經恢復,眼前一隻造生龍親暱的輕輕碰了一下她的鼻子,她感覺到背上的傷口站了許多光屬性的小人,其中一個小人跑到她面前敬禮。

 

她說:「非常謝謝你們,我不會再失控、再留手,我的父母就只有他們三個。」回到以往正常的雪影,造生龍點了一下頭,帶著光元素們消失。

 

雪影覺得現在自己異常的平靜,所有的疑惑徬徨迷惘都消失了。

張開感知,感應到正在逃亡的兩人,她也不上前去追,雙劍合體劍上的雕刻變成閃耀光芒的冰晶,思考的同時她揮出劍氣,忘了過往的恨意、棄了不存在的親情。

 

這是雪影初次完整「忘棄紅塵」的劍意,並且領悟意發並進。

 

劍氣追上灰葉和剎羽,他們急著逃亡一無所覺,等到兩人發現劍氣,劍氣已經貫穿兩人的脖頸,隨後人頭落地。

雪影緩緩走來察看,確定兩人已經死亡才踏上歸途。

 

只是她現在還不知道,妖烒給她的考驗才正要發酵……

 

 

雪影平靜的回到營地,菲斯跟往常一樣在練刀,雪影對菲斯打招呼:「我回來了!」說完,雪影鑽進的營帳,留下一臉錯愕的菲斯。

 

「她吃錯藥了?居然跟我打招呼?」菲斯愣愣的揮刀,完全沒想過雪影剛剛會跟他打招呼,菲斯感覺自己好像錯過了什麼……

 

雪影在之後的六天,才調整過來她自己的心態,她想道:「我以為我已經放下了,沒想到我還是這樣的眷戀啊!」

她閉上雙眼無奈的嘆氣,親手殺死最初的親人,雪影雖然冷靜並且做出選擇,但在心底深處仍是希望能救他們,雪影開始感到迷惘……

 

此時,一道劍氣飛射而來,雪影下意識揮劍檔下劍氣,雪影驚訝又錯愕,自己居然能擋下劍氣了?

 

雪影錯愕之間,妖烒毫無徵兆的出現在雪影面前,右手併攏劍指對雪影一道疾刺,雪影立刻拔劍,側身閃過,同時左手上的劍向妖烒斬去!妖烒身體微偏,手指夾住雪影左手的劍,雪影沒讓攻勢停下,她的右手握著劍刺向妖烒的背後。

 

當雪影要刺中妖烒前,突然腹部一痛,一股龐大力道把雪影頂退。雪影低頭定睛一看,妖烒用左手肘將自己頂退。

她並不意外,只是站穩身形,神魔非我心法運轉,雙劍揮動卻不是飄渺劍法跟無極劍法,而是完成的「忘棄紅塵!」

 

妖烒見雪影用出忘棄紅塵時,一成不變的表情終於出現一點變化,右手併攏劍指「指天為柱,拄地為功!」手上出現點點紅芒。

 

隨後,在雪影進身前輕喊「忘棄紅塵」時,妖烒右手的劍指對雪影的雙劍一揮!

 

「叮!」一聲輕響,同樣一招「忘棄紅塵」,雪影的劍招敗陣下來,她的雙劍脫離雙手,她的雙手虎口因承受猛烈的力道而流血。

 

妖烒收回右手背在後面,淡淡的看著雪影:「妳的道是什麼?」

 

雪影的雙手很快就被光元素給治癒,但顯然沒想到妖烒會突然問他問題,不過她也很快就回答:「非殺之道。」

 

「既有選擇,為何遲疑?」妖烒再問

 

「他們是,我最初的親人!」

 

「再問妳一次!為何遲疑?」妖式冷眼看著雪影再次問道

 

「他們拋棄我,甚至想殺我!」雪影對著妖烒回答,但雪影此時身體已經開始不自覺顫抖

 

「最後再問你一次,為何遲疑?」妖烒看著雪影,第三次質問

 

「因為…」雪影愣住了,自己為何要選擇這條路,就是為了阻止悲劇,阻止悲傷在眼前跟朋友那發生……

但是自己為何遲疑?是因為自己最初的親人?不是!

 

是因為想救他們?不對!不是這樣的!雪影突然抱著頭跪倒在地,表情痛苦的幾乎扭曲在一起,但妖烒仍是冷眼看著「非殺是什麼?」

 

非殺是什麼?是殺?還是不殺?突然不能理解自己所定下非殺的定義,善體與惡體在雪影的腦海意識中爭論,雪影痛苦的發出慘叫,妖烒瞥了她一眼靜靜地走出去。

善惡爭論不休,雪影痛苦的在地上打滾、垂地,雪影痛苦到連對時間都感到混亂,外面的菲斯想幫忙卻幫不上忙,雪影的情緒擴散影響到繪衛,繪衛在打坐中不斷的冒汗。

 

腦袋像是快要爆炸了一般,攪動的腦漿像是要衝破頭蓋骨一樣,雪影揪著胸口的衣領,她並不知道妖烒有轉移營地,遠處傳來鐘聲,代表佛教的「卍」字印在雪影的腦海之中,雪影開口說:「妳們都給我安靜!」

 

「神魔一念之間,自己斬的是命還是業?」雪影趴在地上捫心自問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