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風圈之中妖烒走著,暴風圈內無論是冰刨、雷電、龍捲風總是差那麼一點就碰到妖烒,而雪影為了不被發現,則是把她的感知用到極限拼命閃躲著。

 

當妖烒來到中央時,只見中央有一座巨大魔法陣,陣上面散發著使人心悸的惡意跟黑暗之力!

 

雪影在遠處也看到那個陣,對那個陣上傳來的惡意也感到心驚,不禁在心中大嘆:「世上居然有如此深沉的惡意!!!」

 

妖烒風輕雲淡的伸出右手,只見陣上的惡意跟黑暗之力開始往妖烒的右手上去,然後逐漸蔓延,最後他整個右手臂都變的漆黑。

 

遠處的雪影則臉色凝重的看著妖烒的一舉一動,雪影低頭沉思著:「妖烒吸收惡意跟黑暗之力是要做什麼?」

 

她突然想起:「難道!」妖烒同時擁有炎之力、希望之光、絕闇虛無三種極端的屬性,但妖烒從沒跟雪影說過他是如何修成。

 

雪影隨即搖頭又開始思考:「那種程度的惡跟黑暗之力,還達不到絕闇虛無的最低標準,而且我也不知道,妖烒現在有沒有修出化體……」

 

「還是說他只是單純把惡意跟黑暗之力吸收,想要以自身為陣來封印?!」雪影發現自己好像接近真相了,可是又犯難了!

 

「我該怎麼阻止他?這時候出去肯定會被妖烒那傢伙揍的!那變態雖然受傷了,但實力還是比我強太多了,真搞不懂這傢伙是怎麼修練出來的!」雪影無奈的想著

 

眼看妖烒的動作後約一小時,陣上的惡意跟黑暗之力便被清除乾淨。

妖烒放下右手,他突然吐了一口血,摀著心臟半跪在海上。雪影大驚想要上前,隨後立刻知道她的腳踩進妖烒的感知範圍,連忙退出老遠!

 

不適舒緩過來妖烒很快就站起來,往雪影原本站的位置看過去。他發現沒人,眉頭微皺,隨後將陣重新封印起來,便離開海面。

 

躲遠處的雪影則摀著自己胸口,心有餘悸的說道:「呼~好險!他果然懷疑我在跟蹤他。不過他大概也發現了!」隨後雪影便趕回營地

 

而妖烒則在十天後才回來,妖烒看了雪影一眼,扔出了一把劍到雪影面前。正在揮劍的雪影下意識伸手一接,一把造型不長、整把是白色氣態的長劍,上面雪影沒有感受到任何元素或者五行能量,就算是最普通的鐵劍,也會有金元素的能量在上面,她頓時不解。

 

像是感覺到雪影的不解,妖烒說:「信念之劍,唯有信念堅定的人才能握住!」他說完,便跳到一顆樹上休息去

 

「信念之劍…」雪影無言的看著劍,然後把劍丟向菲斯

 

菲斯看到雪影突然把劍扔向他,一開始想閃,後來卻鬼使神差的去接,結果劍瞬間穿透菲斯的手,落在地上消散,隨後又重新凝聚漂浮在地上。

 

菲斯心有餘悸的大喊:「沃草!妳想把我手給砍了逆?」摀著自己的手對雪影抱怨說

 

雪影扶額,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菲斯,她說:「看清楚自己的手!」

說完後不理會菲斯,把劍拉過來開始研究。

 

菲斯對於雪影的眼神非常不爽,但還是看向他自己的右手……

 

他發現自己的手一點事都沒有,剎時好奇起來妖烒剛剛扔給雪影的劍了!

 

氣態的劍還不會傷人,這是前所未聞的事情。

 

 

今天論到菲斯洗碗,他來到湖邊拿著三個空碗,因為沒有見到繪衛,他就認為雪影應該跑去鎮上閒逛了。

自從雪影的道心堅定之後,她偶爾會放鬆一下,而反觀自己沒有目標可以變強……

 

把碗放入水中開始清洗,他看到水中有一道身影朝他而來,「唰!」雪影突然從水面下冒出,對菲斯說:「Surprise (驚喜)!!」

 

菲斯跌坐在地上三秒才反應過來,跳起來對雪影吐槽說:「妳這是驚嚇吧!!」

 

雪影趴在岸邊笑的不能自己,菲斯恢復平靜才意識到自己的鼻子正在流鼻血,這才把鼻血擦掉。

 

 

雪影看著菲斯繼續洗碗,她問他:「欸~你都不擔心妖烒喔?」

 

「誰要擔心他啊!他強的跟妖孽一樣,根本不會死的!」菲斯越說,搓碗就越用力

 

雪影用狐生難得嚴肅的表情認真的說:「如果我說,他有一天終究會死呢?」

 

「這……」菲斯低頭思考,隨後搖頭然後負氣的大聲說:「臭老頭他絕對不會死!絕對不會!」一陣意氣過去,菲斯覺得自己的右手捏到軟軟的東西,不是碗的話難道是……

 

菲斯戰戰兢兢的把在雪影臉上的視線往下移,看著自己的右手正捏著雪影左邊的酥胸……

此時,菲斯的心都涼了半截,還以為要被抽到半死的時侯,雪影帶著邪氣媚笑開口問他:「好摸嗎?」

 

「我……」菲斯抬頭,雪影看著他的鼻血越流越猛

 

雪影不給菲斯反應的機會,抓起他的左手放上自己的右胸上,菲斯的腦海突然一炸,臉色潮紅的說:「殺了…我吧……」

 

然後,殺人「胸」手──雪影,調戲完菲斯趴在岸邊,再次笑的不能自己。

 

 

繪衛不知何時已經先回到營地,只淡淡說了一句:「不解風情。」

 

 

夜晚,某個峽谷中空氣中射出一圈黑色的惡意。這股惡意閃過三人的營地時,在營帳內的雪影突然睜開眼睛,衝出營帳之外感覺到某一個方向傳來強烈的惡意。

 

雪影嘆一口氣說:「來了!」

 

繪衛現身在雪影旁邊說:「可是妖烒先生不在啊!」

 

「沒辦法....」雪影臉色凝重的說「....我一邊想辦法連絡妖烒,我們一邊移動,最好可以在事態最糟糕之前,阻止地獄的發生。」

 

「嗯。」繪衛點頭

 

「現在就移動營地,動作快!」雪影收起營帳,踢散生營火的火堆餘燼

 

繪衛轉身看到菲斯毫無知覺的繼續睡,菲斯的睡臉還時不時露出淫意,褲檔附近正搭起帳篷,但不管菲斯正在做什麼美夢,繪衛一腳把菲斯踹醒。

 

菲斯一臉不爽的瞪著繪衛說:「你欠揍啊!」

 

繪衛一臉無奈的說:「我才覺得你欠抽!」正色之後說「主人要移動營地,準備好就出發!」

 

「喔。」菲斯馬上整理要帶上的東西

 

 

路上,雪影和菲斯一路狂奔。

 

雪影會這麼急,她在未來的歷史紀錄上看過,這是絕獄戰的前兆,而守護萬界的劍帝不知道消失到哪,一個禮拜後才阻止萬界被地獄大軍摧殘,那些地獄生物只有少數人有辦法對付,因此萬界在這段歷史上堪稱煉獄!

 

急奔的時間一長,原本雪影跑在菲斯前面,跑離原本的營地越遠,菲斯的速度不減,可是雪影的體力開始漸漸透支.....

 

菲斯與雪影並肩的時候,菲斯問說:「喂!妳沒事吧?」

 

雪影喘一大口氣說:「我沒事.....

 

看見雪影臉色不對,不像是沒事的表情,菲斯說:「我揹妳吧!」

 

.....再說吧!」雪影說完,一個箭步超越菲斯

 

 

直到中途,雪影的腳一軟一個踉蹌,跪在地上滑壘。因為勉強自己繼續狂奔,雪影抱著肚子忍不住吐出白沫還不斷嗆咳。

 

菲斯看到此景突然皺眉,沒有詢問雪影直接將她揹起,雪影虛弱的說:「你...在幹什麼?!」

 

「閉嘴!!」菲斯惱怒的說「抓緊!」

 

菲斯不喜歡看到雪影在勉強自己的樣子,他心裡不解地想著:「為什麼要這樣逞強,明明我就在妳旁邊啊!」

 

雪影靜靜的被菲斯揹著,菲斯揹好她之後,開始用超越離開營地時的速度狂奔。

 

她被菲斯揹著的同時,她想起還在未來的時候,她常常趴在菲斯寬厚的背部與他一起嘻鬧。

很久很久沒有依靠在一個人的身上,同樣一個靈魂現在的菲斯還是個年輕的少年,沒有未來青年時該有的穩重和智慧。

他看著眼前少年時期的菲斯,想到兩個人貼近的身體,在瞬間觸動雪影的靈魂,眼神瞬間變的柔軟了起來,她輕輕地趴在他的背上,雙手跨過他的肩膀,緊緊的抱住他,享受有人可以依賴的時刻。

 

此時的菲斯,專心的朝雪影指定的地點狂奔,完全沒發現雪影依賴他的那瞬間。

 

 

到達目的地,絕獄哀嚎之谷。休息完畢的雪影恢復精神,看著開啟的大門通往地界,現在整片峽谷都被一支龐大的軍隊佔據,而軍隊的種族正是魔鬼。

 

雪影從菲斯身上瞬移下來,開啟感知感受軍隊的數量,當雪影睜眼時大驚說:「百億軍隊!」

 

這時妖烒終於聯絡雪影了,雪影感受到耳邊傳來妖烒的聲音:「找我?」

 

雪影回復:「有急事才找你的!」

 

雪影解釋目前的情況給妖烒聽,妖烒說:「兩天後回去,我出手的話就是滅了那一界,還有那支軍隊!」

 

「嘖。」雪影不滿的咂舌「兩天,我會在你回來之前封印這扇大門!」

 

「嗯,加油。」雪影聽妖烒的口氣像是覺得她辦不到一樣

 

雪影折斷一根樹枝,樹枝發出「啪!」的一聲,隨後忍住怒氣說:「魂淡!我會做到給你看的!」

 

菲斯不知道雪影和妖烒談了什麼,雖然在狀況外總之他也沒興趣去招惹雪影。菲斯閃人到旁邊去,和繪衛一起整地造出休息的營地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