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烒在封印大門後直接轉身離開。

 

「回去了!」妖烒的聲音傳來,繪衛也反應過來,揹著雪影跟上妖烒,而元素體們也跟上。

 

繪衛此時在心中感嘆:「那可是主人要做的事……」

 

繪衛也清楚,但現在看來……他有一種預感,雪影肯定不會成功,雖然是沒來由的感覺到,但他也不打算說,因為說了雪影還是會去拼,不到最後關頭雪影都不會放棄。

 

 

菲斯驚訝的看著妖烒負傷回來,後面跟著繪衛,他揹著昏迷的雪影。菲斯衝上前去問妖烒:「你這臭老頭去做了什麼?!」

 

妖烒直接一腳把菲斯踹飛,隨後跳到一顆樹上不語。

 

繪衛把雪影安置在營帳內,看著自家主人覺得自己很無力,明明自己是雪影的護衛,卻沒有真正盡到自己的責任。

然後,雪影一連沉睡了六天,繪衛在雪影身邊守了六天,無事可做的菲斯被妖烒訓練(虐待?)了六天。

 

一覺醒來,雪影睜眼的瞬間衝出去營帳觀看峽谷,峽谷空無一物。峽谷中間的大門上有一個大大的「封」字,上面還有妖烒的氣息,她到最後還是失敗了……

 

跌坐在地上,肩膀無力的下垂,造生龍默默的跑到雪影懷裡,撒嬌安慰她。

 

感覺到背後有人,走到她背後不用想也知道是誰,她跳起來質問妖烒:「為什麼全殺了?為什麼你要動手?為什麼?為什麼………」

不斷的發洩自己的情緒,一直問妖烒為什麼,同時也在問自己為什麼……

 

然而妖烒並不打算解釋,只是任由雪影打著他、捶著他。

 

怒意過後換來的是一陣難過、自責,雪影的眼淚掉下的瞬間,她跌坐回地上,把頭埋在膝蓋裡痛哭。

 

妖烒感受著著雪影身上變化的瞬間,代表功德的金色與白色相融的星光開始朝雪影身上聚集,不論善惡願為眾生渡劫,只殺業而不殺生命,只求一善能換回千萬生命……

妖烒趁雪影還在埋頭時突然睜開雙眼,只見妖烒空白的雙眼突然出現一圈一圈的波紋,如果雪影抬起頭一定能認出妖烒的雙眼是輪迴眼,但雪影還在自責中,自然看不到。

 

妖烒的輪迴眼一形成,左手虛握,一條白色的線從妖烒身上冒出,而妖烒只是隨手一甩將其丟到雪影身上融合,隨後左手朝雪影做一個拉的動作,拉出了一條黑色的線,妖烒將其放到自己身上,妖烒做完這些只有短短不到五秒。

做完之後妖烒的雙眼再次黯淡,變成灰白色失明狀態,他不再理會雪影,直接轉身離開。

 

事後,聽繪衛說完她昏迷後的發展,雪影開始跟妖烒賭氣,不理妖烒。

 

而妖烒自然不在意雪影的賭氣,該做的他都做了,剩下的就得看雪影的表現了。妖烒當然一句話都不會去說,他將自己的好運跟功德全轉給雪影,而雪影身上的惡業全轉到自己身上承受!

 

即便如此,妖烒還是保持著恐怖的實力。菲斯因為看妖烒重傷,練刀的時候總是有些放水,換來的都是被妖烒打飛,或被妖烒打個半死,直到菲斯受不了,回到以前拼命的跟妖烒打。

 

雖然雪影在跟妖烒賭氣,但該練劍時候還是會練,作息也一直正常,就是對妖烒不待見。

 

「臭老頭!你到底做了什麼讓他這麼不待見你啊?」菲斯一邊喝湯問道

 

妖烒沒有回答,只是撥弄著火堆一下後便起身離開

 

「切!」菲斯發覺自討沒趣,他喝起碗裡的湯,他每次問妖烒換來的總是沉默或者被打,而妖烒就是什麼都不肯說!

 

雪影則在一顆樹上喝著湯,造生龍舒服的趴在她頭上休息,她一邊喝湯一邊看著月亮有些發愣……

 

六天下來雪影其實也想通了,妖烒的做法並沒有錯,按照元素們的說法,那些地獄的生物只是缺少能量而已,如果恢復能量一樣會繼續行動,妖烒的做法雖然有些殘忍卻是當下最正確的選擇。

但……雪影更加不爽的是自己的體力,如果體力足夠的話,雪影能夠把那些地獄生物全部扔回絕獄去,然後關上大門封印起來自己拍手走人。

 

「唉~」雪影無奈一嘆,隨後心想:「說到底自己實力還是不夠啊!」

 

「咦!?」雪影看到妖烒走遠,但這次妖烒不是用他平常的速度離開,反而是一步一步有些緩慢的走遠,雪影收斂氣息緩緩跟上。

 

妖烒走著走著,走到了一顆大樹前,雪影則停在後面一顆樹後方偷看著。

 

「那棵樹」雪影認得那顆樹,那顆樹自己也見到多次,妖烒偶爾也會去那棵樹發呆。

 

妖烒站在巨樹前,約十分鐘後「轟隆!轟隆!」一陣陣巨大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。

妖烒像沒聽到一般繼續呆立著,雪影從遠處隱約可以看到,一個巨大身影緩緩出現。

 

剎那間,頭上的造生龍突然激動的站起來,朝反方向飛了出去,雪影阻止不及,只能讓其飛離。

 

黑影似慢則快的走道妖烒面前,雪影定眼一看,頓時被嚇了一跳!

一隻同樣是造生龍,但也太大了吧!自己的光元素造生龍也才50多公分大小而已跟一隻貓差不多,眼前這隻大概有10層樓高了!

 

巨大造生龍身上沒有絲毫的生命氣息跟元素能量,但雪影不敢小看眼前的巨龍,感受不到有可能是對方強大到自己無法感受,或者對方把氣息收斂到自己都無法感知到。

 

巨大造生龍走道妖烒前便停下,看了一眼妖烒後,巨大龍嘴開口發出一個動聽的女聲:「你的傷太重了!」

 

「所以我才來找你!」妖烒開口說道

 

造生龍朝妖烒輕呼了一口氣,白色的氣圍繞在妖烒身上一會,隨即散開!

 

「怎麼回事?」造生龍先是驚訝

 

隨後祂震怒的問道:「你的功德呢?」

 

「果然沒辦法了嗎!」妖烒得到答案後,也沒有覺的失望,只是抬頭說道「送人了!」

 

「誰?我殺了他!」造生龍怒吼,身上的鱗片從純白慢慢轉黑,造生龍的第二型態毀滅龍正緩緩改變……

 

遠處的雪影感受到,那撲天蓋地恐怖的毀滅壓力,勉力撐開護盾保護著自己。她心想:「毀滅龍居然有那麼強的實力?那之前的毀滅龍又是怎麼回事?」

 

雪影不知道的事,眼前的毀滅龍是由宇宙三大終極存在──終末龍,身上的血液所創造的,而不是終末龍的兒子──至龍所創造出來的,兩者之間沒有可比性。

 

「你殺了她也轉移不了的!」妖烒只是開口說道

 

已經快完全變成毀滅龍的造生龍一愣,隨後恢復成原來的造生龍,開口問道:「他值得你這樣做?」

 

「不知道!」妖烒有些迷茫,但隨後又開口「但未來確定是和平的!」

 

「是嗎!」造生龍眼裡閃過不甘,隨後便轉身離開「永別了!」

 

 

妖烒也轉身,緩緩離開,此去一別將是永遠在無見面之期。

 

但雪影並不明白那句話的意思,只是暗暗記下,有機會要去拜訪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