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幻術!?」雪影愣了一下隨即搖頭,她定眼一看眼前的白狐是真實的存在!

 

白狐看了雪影一眼後,轉過身開始舞動起來,她緊盯著白狐的動作,而白狐卻沒有任何攻擊意思只是自顧自的跳著,她看著白狐的動作微微出神……

 

白狐的動作優雅、自然、輕靈一切是如此的美麗,她不自覺的跟著一起起舞。

 

她舞起劍舞,沒有任何預兆她感到福至心靈。

 

「指天為柱,拄地為功,忘棄紅塵!」紅塵劍法發動,雙劍疾射而出,在白狐身邊圍繞舞動著,然而劍氣卻劃傷了白狐,然而白狐卻似無所感一般繼續跳著

 

白狐跟她的雙劍舞動,「自然而然,無論前路如何亦無悔,無論如何阻擋,吾心皆無所擋…鋒火鋒雖無盡,又如何能阻我路?鋒火紅塵路!」

 

雪影召回雙劍,鋒火劍氣飛射而出,不斷打在白狐身上,而白狐雖然被劍氣貫穿打傷,依然舞動著,染血的白毛,鮮血不斷灑落,但動作依然輕靈、自然、優雅,卻給人一種悲傷,以及就算耗盡生命也要跳完的決意!

 

雪影毫無所感白狐的傷,看著白狐,她手上的雙劍再次揮動「紅塵冉冉!」雙劍凝聚紅塵劍意,隨後衝向白狐!

 

雙劍刺進白狐的身體瞬間,白狐笑了,笑得如此淒涼……

 

這瞬間雪影才回過神來,她朝四周一看,周圍還是一樣的營地根森林,但菲斯正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,雪影頓時迷糊……

 

「滴答!」血滴落的聲音,雪影的狐耳抖動了一下。

 

她幕然轉回頭,看到的卻是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一幕!

 

雪影雙手握著的雙劍刺穿了妖烒的胸口,而妖烒胸口心臟位置則已經被打穿,都能看到對面的景象,而妖烒身形不動,給人看起來像是沒有生命的雕像一般。

 

雪影顫抖的放開雙手,不可置信的看著染血的雙手,用顫抖的聲音說:「我……我做了什麼?」

 

 

妖烒緩緩走到雪影前,將手上的妖狐太刀遞向雪影,她沒有接刀,雙眼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人。

他將刀塞到雪影的手上後,身形微退,將插在身上的雙劍拔出插在地上,隨後轉身就要離去。

 

「等等!臭老頭,你要去哪?」菲斯看到妖烒走遠,開口要阻止,一道劍氣飛射而來,菲斯吃驚之餘急忙一檔,雖然擋住劍氣但他還是被劍氣給轟飛老遠。

 

雪影此時也回過神來,看著手上染血的白狐太刀,連忙抬頭要追上妖烒,但妖烒接下來開口說出的話,讓雪影徹底震驚了。

 

「看莽莽紅塵,誰將時光消換,人也好,魂也罷,不過紅塵一點影!」妖烒說完,身影已消失在森林

 

 

雪影茫然的坐到在地,繪衛出現在雪影身旁擔心的看著自己的主人。

 

「繪衛,我錯了嗎?」雪影無助的開口問著繪衛

 

「……」繪衛沉默

 

「我真的錯了嗎?能告訴我嗎?」雪影流下眼淚問

 

繪衛仍是沉默,眼前的情況,就算是繪衛自己遇到也回答不了。

 

「為什麼?為什麼沒有人回答我?就算是說我錯也好啊!」雪影淚水像不用錢一般狂掉,手上的白狐太刀掉落在地。

 

 

妖烒雖然嚴格,但這樣的嚴格,對雪影來說剛好可以鞭策自己不斷的向前。因為對從小只有若璃放養式教育的她來說,妖烒確實是如嚴父一般的存在!

 

旁邊的菲斯也跟著雪影一起迷惘,這事後就算他要怪雪影也好,甚至是起了殺意雪影也不覺得意外,畢竟菲斯跟妖烒相處最久,可是菲斯卻做了一件讓雪影意外的事,他把雪影抱進懷裡,跟她一起跪坐在地上。

 

「那個死老頭對怎麼妳這麼殘忍!」菲斯也在哭泣,他的眼淚不斷的滴在雪影的頭上「最後一招!最後一招妳明明停下來了!他卻故意往前!怎麼叫妳承受得住!就連我也……」他禁不住開始哽咽

 

最後他們抱著一起痛哭,他們忘記這樣哭了多久,雪影和菲斯只記得醒來的時候已經在營帳裡了,他們知道這是繪衛做的。

 

兩人起來之後,雪影也沒有心情晨練。

 

菲斯愣愣地看著白狐太刀,他把刀撿起來對雪影說:「這能給我嗎?」

 

雪影沒有說話,只是點頭。

 

得到雪影的同意,菲斯沒有馬上把刀收好,而是把刀拔出刀鞘,右手的手掌放在刀鋒上面,由左至右抹上一層鮮血,堅定的說:「我以此刀為誓,我將以守護雪影為我道;不傷害她,成為她的劍、為她化做修羅,替她開道!」

 

這時菲斯才將刀收起,他摸著雪影淚痕未乾的臉說:「別再難過了,臭老頭………妖烒受了重傷應該走的不遠,我們追上去要一個解釋!」

 

「好……」雪影抹掉眼淚,用乾澀的聲音說「……這次你來帶路吧!」

 

「沒問題。」菲斯說

 

 

整理好營地,三人便朝著東邊出發。為了追上妖烒,菲斯揹好雪影後就開始奔跑。菲斯很意外,這次雪影沒有抗拒讓他揹著前進,但他現在沒有心思關注雪影的身材,反而很擔心她的心情,她的狐耳不像平常時很有精神的豎立,讓任何人都知道雪影的心情不好,繪衛同樣很擔心自家主人。

 

他們在途中遇上幾次強盜、盜賊,不是被菲斯踹飛,就是被神出鬼沒的繪衛放倒。直到他們遇上一個大型的千人盜匪團……

盜賊的首領自然是看上雪影的美貌,一路上跟蹤發現他們只有三人,打算以多欺少。

雪影心情低落歸低落,不過對輕視女性的男人出手還是一樣非常的不留情。

 

雪影對菲斯說:「放我下來吧!」

 

敵人還以為雪影要乖乖就範,於是輕蔑的笑了。

 

雪影落地站穩之後,他們的笑容持續不到一秒,盜賊們的首領就被雪影揍飛!繪衛看著自家主人出手,他發現到雪影的怪力之威更勝以往。

 

「哼!」揍完盜賊首領雪影冷哼一聲

 

所有盜賊、強盜都不敢輕舉妄動。他們的老大修為好歹也是接近準至尊的實力派硬漢,居然被一隻嬌小的狐狸娘揍飛!!!

 

這時雪影也懶的給他們逃跑的機會,連手都沒有抬,更沒有能量波動。一堆五行法術轟炸,宛如巴西嘉年華般五光十色,這群盜匪們才知道自己惹上一隻妖孽。

 

雪影蹲在菲斯身邊,張開封印術充當結界不讓兩人被炸到。

 

站著的菲斯低頭看著雪影的耳朵,狐耳還是平放的。他知道雪影的心情還沒平復,她一直沉浸在重創妖烒的打擊之中。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補充說明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 

妖烒所唸,「看莽莽紅塵,誰將時光消換,人也好,魂也罷,不過紅塵一點影!」,出自霹靂布袋戲,原文:「看莽莽紅塵,誰將韶光偷換,人也好,魂也罷,不過一抹塘荷影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