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隊員到齊他們轉移到客廳去討論。踏家都坐在沙發上不停的聊著。薩耶摩斯終於加入話題:「白衣獵魔者在這研究什麼?」

兔兔說:「除了與惡魔對抗的方法之外,還有藥術、溝通的方式、大地能量的調節與應用。」

「剩餘的時間都在指導我喔~」可可亞說

聖殤提出疑問:「藥術是什麼?」

「就是利用藥草致病、處理傷口。」兔兔說「利用藥草就不會惡魔化不禁讓人感到驚訝。」

「我到書房逛逛。」薩耶摩斯說

「請便。」兔兔點頭說

 

大家一直聊到半夜才睡著,隊長則是用光球看書。他知道這星球因為混亂的魔力導致大地能量失調,告訴他這些的也是白衣獵魔者。

轟然一聲巨響,在天空飛舞的惡魔們都被殺死躺在地上,薩耶摩斯闔上書往客廳飛去。

然而客廳早就打起來了,「魔女狩獵人」派出的五名獵魔者,一名小男孩和一名女人、三名騎士,男孩說:「運氣真不錯,可以遇到白魔。」

「不過更幸運的是,居然可以找到這四隻臭蟲。」女人嬌媚的一笑,語氣中帶著不可一世的驕傲。

 

薩耶摩斯揮動白色的羽翼抓起可可亞大喊:「快走!」

正在戰鬥的三人各補了敵人一拳,「好!」彌薩亞說

雷伊亞和聖殤放出煙霧彈,女人高喝:「沒用的!」

男孩不知何時奪過兔兔並抓著她的頭髮說:「真是漂亮的白魔呢~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呢?有機會變回人類喔!」

「絕不!」語畢,一群惡魔開始朝他進攻

「什麼!」男孩粗暴的將她甩開應戰

「魔女就是魔女。」女人聳肩,抬起鐵鞭正要落下時,彌薩亞衝進去擋下,那一鞭他幾乎可以看見自己的內臟。「想英雄救美嗎?」

彌薩亞瞪著她,護著身後的兔兔。

「既然這麼想死,我就成全你!」女人的手再抬起一次,使盡全力甩鞭。這時兔兔飛撲保護住彌薩亞,彌薩亞的喉嚨想發出聲音卻說不出來。

兔兔的身體幾乎被腰斬了,緊抱著她的軀體有股說不出的情緒想湧上來卻覺得陌生,為什麼?他在心裡這樣問著。

 

他們被聖殤抱起掛在肩上,可可亞帶他們走進惡魔之棘中。這條路是只有惡魔才能行走的森林,在後面追趕的「魔女狩獵人」停下腳步。

「可惡!真是失算!」男孩說

「沒辦法囉~」女人說

 

到達惡魔之棘中心的他們放下兔兔,並替她療傷。可是只剩肚皮連接著身體,兔兔知道自己沒辦法了,對他們說:「對不起哪!我就要離開了。」

彌薩亞激動的握著她的手「兔兔拜託妳不要說話,活下去。」又是那股陌生的情感纏在他的心頭

「姐姐!姐姐!」可可亞不斷的呼喊,並在她身上放藥草

「可可亞,不要浪費藥草了。」兔兔虛弱的說著「師父有說過,藥草救不活將死之人。」

「可是!」

她用食指按住可可亞的嘴巴「我將回歸大地之母的懷抱,彌薩亞把耳朵靠過來。」

「嗯。」她聽到兔兔對他說的那句話,眼睛滑落許多年不曾再次流下的液體。

看著他們的薩耶摩斯說:「是淚。」

「大家再見了。」兔兔漸漸的如粉末般與大地化做一體。

 

那天彌薩亞盡情的大哭,像是要把過去沒哭的都痛快的哭上一次。而他的手漸漸恢復成人類的樣子,手背上卻有著白色的十字架刻印。

 

「『梅丹佐之翼』、『卡麥爾的左手』,距離集結淨化的十大天使還有很長一段距離。在那場風波之後可可亞決定與我們踏上旅程尋找『白衣獵魔者』。」隊長將筆放下,闔上日誌。

 

望著星空薩耶摩斯心想,這趟旅程不知道會持續多久,但我知道這將是一個新的開始。

 

(全文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