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子時,有一群穿著特殊的人們正在公墓裡穿梭。口念經文,領頭的做法者手上拿著驅魔的道具不斷的揮舞。突然出現巨大的身影,發出腐爛的惡臭、不斷的從身上掉出蛆蟲。此時,一道亮白的身影一閃而過,那隻凝聚成惡鬼的屍體應聲倒下。


那潔白的身影說:「你們這樣慢騰騰的磨,都吵的他們來跟我投訴了。」淡金色的頭髮、翠綠的獸眼、凹凸有緻的身材,最明顯的還是那對雪白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。


「咦?~~~~~~~~」眾人發出很大一聲的驚嘆


領頭的苦笑說:「雪影殿下不是說不來嗎?」


「都是蒼彌動作這麼慢,這邊的地主都不能休息了。」名為雪影的女性妖狐,用粉嫩的手指著神樂家的當家,神樂蒼彌這樣說


 

雪影穿件白色T桖和一條牛仔褲還有一雙長靴就跑出來了,有時之八九都是擔心當家的安全,可是她公主殿下總是找其他的事情推託。


每個人都心知肚明,要是戳破,她絕對是極力否認。


「雪影殿下,既然事情處理完我們就回去休息吧!」蒼彌把話題岔開


「唔嗯」她低頭沉思了一下「我在這邊多轉幾圈,你們先走。」


「好。」他轉身指揮下屬和徒弟「收隊。」


 

當初接到這裡有惡鬼的任務,是從一位幽魂的口中得知。如果不是雪影的維護,那幽魂早就被魂飛魄散了。


那縷幽魂,幽幽的出現在雪影面前。「多謝雪影殿下幫忙。」


「沒什麼,既然我有這能力可以幫,幫忙是應該的。」她的神情溫柔


幽魂是好聽,講直接點就是鬼魂,看她的妝扮因該是女性。雪影不禁勸說:「這麼多年了,還是早點去投胎吧!不然哪天瘴氣一多難保妳不會變成惡鬼。」雪影用肉眼判斷,她蓋住臉龐的長髮下額頭的位置。她輕吻在她的額頭上,那一瞬間那隻女鬼像是想通什麼一樣輕嘆一聲,慢慢的化作流光消散。雪影滿意的點個頭,轉身離去。

 

回家路上,她發現一名武士倒在人行道中間,她上前去查看。她有一種熟悉的感覺,像是遇上熟人的感覺,毫不猶豫招出一匹黑色的神駒把那名武士放到馬背上。


雪影摸著牠的臉,親暱的對牠說:「黑月麻煩你了。」這匹馬額頭上有個白色的圓形記號,像是月圓的模樣所以得到「黑月」這名字

她跨上馬背,伴隨著武士肚子的咕嚕聲回家。


 

穿過了市區到了郊外,她們停在台灣罕見的日式住宅圍牆正門,這棟住宅還詭異的混搭歐式圍牆和庭院。當下人來開門無奈的嘆口氣,對雪影說:「殿下,咱家可不是收容所。」


雪影像拎貓咪一樣的拎著武士的後領,對下人說:「總不能見死不救吧?!被餓死的武士傳出去不好聽啊!」


他又在嘆一口氣「好吧!不過請您帶到您的房間。」


「他是公的耶!」雪影抗議


「男性。」他糾正這位用詞怪異的狐神。


……」她一時語塞,反駁:「都一樣啦!」


 

「後院應該有空房吧?!就讓他住那吧!」這個家的當家神樂蒼彌,已經換好衣服從宅邸慢慢的走出來,一臉和善的說「也方便公主殿下照顧。」

雪影笑了,像是孩子一樣的笑容。「還是蒼彌好。可以再幫我準備一碗熱粥嗎?」


「沒問題。」


「記得粥要加豬油,麻煩你們囉~


蒼彌看著她拎著武士又跑又跳的前往後院,彷彿看著長不大的孩子一般。


 

神樂家的後院種了一棵高大的櫻花樹,到了花期時整個後院將被櫻花飛舞的場景佈滿。可惜的是現在是9月,花期已經過了。


後院的某個房間內,雪影已經將武士安置好在被窩裡。她看著窗外的月光,等待武士的補給品。


房間外傳來一陣敲門聲,又有女性下人道:「雪影殿下,您要的熱粥好了。」


雪影開門說:「謝謝妳囉~去休息吧!」她雖然是妖狐卻笑的天真無邪。


下人也微笑說:「請您早點休息。」她順手為雪影關上房門


 

「該怎麼餵他呢?」雪影嘗試著掰開他的嘴巴,卻沒有效果。10分鐘後,生氣的站起來大吼:「你在不給我起來,我就!」她想要用力踩人的腳丫突然停住,將粥吹冷含在口中,口對口把粥送到武士嘴裡。


……殿下。」蒼彌愣在房間門口看著雪影和武士接吻的這一幕。


「來的正好,幫我把這傢伙的嘴掰開!」


他一臉無奈的走過去,心中有千百個疑問,卻因為中了雪影的言靈只好先幫忙她。所謂的言靈,是將法力(或妖力)附著在語言之上的一種法術。

蒼彌把武士的嘴巴掰開,雪影用法術讓碗的周圍凝結冰塊,一口氣把粥都到進武士口中。他看著雪影完成這些動作之後,她一臉疲憊的躺在榻榻米上嘆一口長氣。


 

蒼彌把武士的臉清潔乾淨之後,問雪影:「公主殿下,是否可以好好的讓我問問題了呢?」


雪影甩著潔白的狐尾翻身道:「給你問啊!」


蒼彌跪坐著,隔著武士看著雪影說:「他是您的戀人?」


雪影不禁噗嗤的笑了「怎麼可能是戀人,他的前世是大地之元素精靈,我跟他只是朋友。」


「那剛剛是?」


雪影用人類的肉眼無法辨識的速度正坐「那是下下策,剛剛差點用踩的叫醒他,讓他自己喝。」


 

她的表情正經、嚴肅,但蒼彌笑了,還有些無奈道:「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。」


「耶?!」


「像這樣把湯匙塞到嘴巴裡就可以了。」蒼彌示範一次給她看


「害我白白獻吻了。」雪影一臉無奈的說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