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用前聲明,本作品含有大量二創元素,不喜歡者請左轉,或是右上出口,謝謝!

 

───以下正文───

 

朗朗晴空,幾隻飛鳥悠閒地從天空振翅而過,一座森林鬱鬱蒼蒼的山頭,上面蜿蜒著清澈的溪流,山頭半山腰處有一座現代別墅,別墅採用西式的建材,日式的設計,別墅右側可以見到墊高的木質走廊。

 

白雲異常的開始聚集到別墅上空,白雲變成灰色的烏雲後開始閃電,漸漸的在累積電能,時不時發出悶雷的聲響,令人不寒而慄。

 

在別墅內的少女,金色的長髮及腰,頭頂有著靈動的金色狐狸耳朵,臀部有一條與髮色相同的狐狸尾巴,她的眼睛也非人類的眼瞳而是獸瞳。

她的獸瞳與髮色一樣是金色,此刻一道閃光打在少女身上!隨後天空發出巨大的雷響,少女意識逐漸模糊,狐毛和頭髮也因為雷擊的電流殘留在身體裡而豎起。

 

「天雷果然不是誰都能接呢……這次可能真的會死吧?!」少女心想,她的眼神同時逐漸失去光彩。

 

隨著時間過去,天雷的電流逐漸散去。少女附近的空間像被漩渦捲起,漩渦中間出現黑點慢慢的擴張,黑洞擴張直到與成年人可以通過的大小才停止變大,沒過多久黑洞裡面出現一男一女。

 

「看看她的情況。」女人開口對跟隨來的男人說,女人一頭黑色直髮,身上散發著上位者的威嚴,金色的龍瞳始終一直盯著少女看。

 

男人抓起少女的手開始把脈配合神識掃描少女的靈魂,男人是黑髮與黑眼,他的身邊有著淡淡的藥草香,沒用多久他診斷完畢對女人說:「沒救了,氣脈全毀、靈魂重創,但好在沒有傷到本源。」

對於男人替少女把脈只是他一直以來養成的習慣,女人並沒有感到介意。

 

別墅的房間內跌跌撞撞的衝出一位金髮藍眼的男人,他非常虛弱的剛從昏迷的狀態醒來。

他身上的衣服和褲子非常的破爛,他受了重傷被少女帶回來休息。此時他的衣服也掩蓋不住他結實強壯的體魄,但他比較擔憂少女,跪在地上將她擁入懷中,神色擔心的看著她。

 

「雪影……」他呼喊少女的名字

 

 

「要救她也不是不行,不過你會捨得嗎?」女人低著頭,居高臨下的看著金髮的男人「菲斯。」

 

名為菲斯的金髮男人說:「條件是什麼?」

 

「讓她回到過去,去經歷戰爭。」女人平淡的說

 

……」他此時此刻非常的懊悔又無奈,如果不是他將雪影保護的太好,讓她為所欲為也不會因為忤逆至上至高的強者,強行將自己帶回。

 

 

原本一切都沒事的,只是普通的打雜但是要他對雪影以外的人和顏悅色,非常的困難而且他也不願意,即便老闆是比他強大不知幾倍的強者。雪影見到他被鑲嵌在牆壁上當壁畫,硬是頂撞那個人並且違逆世界的時間進行時光到流。

 

世界的意志會降下天雷,懲罰忤逆規則的人。

 

至於像現在這樣願意出手幫忙的強者,不外乎有目的,或者只是單純的心情好罷了。

但是,目前菲斯也不對女人的想法多做猜測,只是在掙扎到底要不要把雪影送到過去,雪影是在和平時代出生的孩子,根本沒有見識過地球以外,大千世界的戰爭有多殘酷。

 

當然,讓男人直接替雪影治療也無不可,可能是女人有所計畫所以才開出這種條件!菲斯自然知道女人可能在計畫著什麼,只是他非常不想和雪影分開。

 

 

「你沒時間猶豫了,她的氣息越來越虛弱了!」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黑髮男人說

 

菲斯嘆了一口大氣,開口說:「好吧!就把她送回到過去。」

 

「嗯。」女人眼睛微閉,右手虛空一抓,空間被她的手撕裂出現一個黑洞。

 

黑髮男人抓起雪影的後領,像丟抹布一樣隨意把她丟進黑洞內。

 

 

「無烒,你也太粗暴了吧!」菲斯抱怨說

 

黑髮的男人名為無烒,他不太愛搭理的說:「時空通道而已,摔不死人的。」

 

菲斯無奈的垂頭只能在心裡祈禱,雪影能夠活下去……

 

 

雪影在時空通道裡漂浮,宛如在水中漂流,黑色的通道出現白色的亮光,她通過亮光之後現身在一處營地。

 

她從昏迷中醒來,一睜開眼看到既熟悉又陌生少年的臉部特寫,本能保護身體的反應一腳把人踹開。少年飛出幾步的距離,臉部還和大地親密接觸「雷殘」了幾秒。

 

而在一旁養神的黑髮青年,抬眼看了少年一眼,隨後開始觀察雪影。她看著青年,有種熟人的感覺,腦中閃過某人欠揍的表情。

 

雪影大驚,眼前的人是年約二十到二十五歲之間的妖烒!

 

雪影和妖烒是朋友,雖然經常見面卻不是很熟,但她多少會聽說一些有關妖烒過去的事。

而她喜歡在萬界各處遊歷,自然知道一些歷史。萬界歷史上打了四百多年的戰爭,約莫是在妖烒這年紀發生的事情,雖然妖烒沒有提過戰爭的過程如何,但他說過他死後,這場名為「滅神戰」的戰爭才宣告結束。

 

她知道自己已經穿越道過去,也代表她必須經歷戰爭,才有可能找到回到未來的線索!

文章標籤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