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醒來,雪影開始接受妖烒的訓練,但總是有個白目三不五時的在煩她。

「喂!女人,叫那隻繪獸出來跟我拚生死!」菲斯用不良少年般挑釁的表情對雪影說話。

 

而雪影不甘示弱的用鄙視強姦犯的眼神,瞪菲斯一眼說:「繪衛,你自己處理。」雖然雪影在說話手中揮的劍卻沒有停下。

 

繪衛拱手說:「是!」

 

妖烒在旁邊非常慎重的紀錄菲斯被繪衛打敗的次數,菲斯屢戰屢敗。到達100敗的時候,妖烒終於看不下去,憤怒的把手上的樹枝折斷,把菲斯抓起來關到重力空間,非常非常嚴肅的說:「死在裡面,或是自己出來,自己選!」隨後空間便關起來。

 

和菲斯對陣完後繪衛影化消失,雪影邊揮劍邊嘆口氣說:「現在終於安靜下來了!」

 

「嗯。」妖烒撥弄一下火堆

 

從昏迷到醒來,雪影發現除了氣脈復原之外,靈魂也癒合了。

然而想到剛才菲斯被關進重力空間,雪影雖然不喜歡少年時期的菲斯,但情緒上還是擔心了一下,不過臉上沒有表現出來。

 

可是身為與主人心靈相連的繪獸,繪衛卻感覺的一清二楚。而且繪衛知道,菲斯是雪影生命中比愛人還要重要的靈魂伴侶,哪怕現在菲斯還是個很白目的二貨,更何況菲斯在未來是雪影心中兩者兼具的地位。

 

妖烒雖然在煮午餐,卻還是一直在觀察雪影揮劍。他發現剛剛把菲斯關進去的那一刻,雪影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揮劍的速度漏了一拍被他發現。

這幾天雪影拼命地在接受她的訓練,是真的在拼命!不管倒地幾次,不管受多重的傷,雪影都會再爬起來進攻。

讓妖烒每一次停手都是雪影遊走在生死邊緣,然後再讓繪衛抱雪影進去營帳裡休息復原,醒來之後一句怨言也沒有的開始揮劍......

 

妖烒瞥了營帳一眼,心想「可以肯定的事,就是這小女孩比菲斯認真。」

 

 

相處的一個禮拜左右,菲斯一直幸災樂禍的期待雪影會被妖烒訓練到哭,可是一直沒有如願,並且閒言閒語。但忠心護主的繪衛絕不容許別人對自家主人冷嘲熱諷,讓繪衛替雪影放倒菲斯好幾次,但菲斯依然死性不改。

 

妖烒這幾天與雪影對練下來,發現雪影是天生殘缺。靠後天潛能爆發自行再生出的手腳,難免會比原生的身體差上一點,但也不會差太多。

 

安靜的日子大約過了三天,菲斯撕開空間,一臉不爽的跳出來說:「死~老頭!」

大刀斬下卻沒打中妖烒的實體,換來的是雪影一記顏面飛踢,雪影瞪了他一眼,很乾脆的把他當成踏板,跳向妖烒繼續和妖烒對練。被踢飛的菲斯在滾地好幾圈,菲斯撞上一顆樹才停下。

 

這時候,妖烒已經準備好第二波攻勢要虐(?)雪影了。

 

由於菲斯對於雪影把她當成踏板一事非常的不爽,於是當雪影對練到倒下,菲斯上前準被要補刀時,這時繪衛要阻止菲斯的瞬間連拔刀都覺得不削了,直接連著刀鞘狠狠的把菲斯抽飛。

繪衛非常鄙視的看了菲斯一秒,說:「無恥!」隨後,抱起自家主人進去營帳了。

 

 

他們的生活型態大概就是這樣,晨練揮劍、吃早飯、和妖烒對練、吃午飯、揮劍、吃晚飯、和妖烒對練、睡覺,並且一邊移動營地。

 

當他們移動到城鎮附近時,妖烒有事情去城中處理,菲斯則是在妖烒離開之後鬼鬼祟祟的離開。

繪衛一同雪影在營地裡練劍,一隻風元素化成的雪雀,圓滾滾的模樣像極雪精靈,祂停在雪影頭頂,看起來非常可愛,但要做的事情卻不可愛,祂對雪影說,菲斯正在到處調戲女孩子。

 

大約下午時,菲斯打算在妖烒回來前回到營地,卻發現有一陣陣無比恐怖、冰冷的威壓散出,他的腳步一愣、停下。

他認為是妖烒在抓狂,做好會被妖烒說教到晚餐後的心理準備,才又開始前進。但他怎麼也沒想到威壓的來源是雪影,她非常生氣的在揮著劍。

 

當雪影一看到菲斯回到營地,毫無預警的一記神鷹之衝把他踹倒。他一臉不明白的說:「女人!妳吃錯藥了喔?!」

 

雪影用鄙視渣滓的眼神說:「垃圾!」一邊說一邊攻擊菲斯「到處撩妹,很行嘛!我就先代替妖烒宰了你!」

 

說完,施展心法神魔非我,用術能和劍術並用一整個完虐菲斯。

繪衛非常自主的閃到提早回來的妖烒旁邊,妖烒說:「真沒想到,他居然能惹那小妮子生氣。」

 

繪衛尊敬的說:「先生聽過一生一世一雙人嗎?」

 

「聽過,但沒見過。」

 

「未來有機會,不過照菲斯現在的性格,主人只會想宰了他。」

 

「原來如此。」妖烒像是明白什麼事情一樣的點一下頭

 

把劍上的血甩乾,雪影連正眼都不瞧放任菲斯倒在血泊之中。她自己則是坐在一顆樹下調整氣息,妖烒像丟抹布一樣把菲斯丟進營帳內。

此時,雪影覺得自己的氣感正在翻騰,由於過度激動憤怒惡體極度的騷動,閉上眼睛馬上就看見善體和惡體正在打架,每打一下氣脈就被拓寬一寸。

雪影不斷安撫惡體,等到惡體停下來,雪影同時吐出一大口血,直接昏眩過去。

 

醒來的時候,她已經在營帳內了。菲斯一臉挑釁的看著雪影,菲斯原本想開口挑釁,雪影卻不理他,轉身過去背對菲斯。

 

「喂!妳為什麼這麼拼命?」菲斯問

 

「你不懂失去重要之人的感覺,當然不可能明白。」雪影很冷淡的回答

 

「喔!」菲斯很囂張的說「所以妳覺得我算重要嗎?」

 

雪影一咬牙,怒氣又爆發出來,用心靈傳話說:(繪衛,你來跟他解釋!)

 

繪衛馬上出現,用刀抵著菲斯的脖子兇狠的對他說:「你千萬不要覺得全萬界的女人都該圍著你轉圈!無賴!」

 

被說中心聲的菲斯,突然愣了一下。

 

 

「吃晚飯了。」外面傳來妖烒的聲音,原本一觸及發的情景,因為一句吃飯完全化解。

 

雪影走出去吃飯,菲斯一臉傻眼的表情看著不理他的雪影走出營帳去。

 

菲斯心想「我越來越搞不懂這女人了啊!」

 

然後雪影端著兩份晚餐走進來,用非常邪惡卻美麗的笑容說:「這是你的,這是我的。」

雪影拿起筷子一臉囂張的說:「你別想我會餵你,我是要來吃給你看的。」

 

菲斯氣到快要無語:「……臭~~~~~頭!!」

 

「自己想辦法!!」妖烒是這樣說的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─補充說明──────

 

「心法:神魔非我」:出自金光布袋戲中宮本總司的武學,傳授給其徒弟之一,雪山銀燕。此心法要點:以魔性開殺,以神性止殺。

文章標籤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