營帳內,雪影縮在角落心情非常的低落,她把頭埋在膝蓋裡的姿勢,狐尾包著腳踝。

她知道所有的神族都被惡意感染,她更知道現在的妖烒不可能留情面給神族活路。她覺得現在的自己非常的無力,明明知道這樣做是錯的,還是想要試著阻止妖烒屠殺神族,為了自己的非殺之道。

 

 

自雪影回到營地一連六天,滴水未進。菲斯很擔心視吃如命的雪影會餓死在裡面。

就算他非常怕雪影,但是看到繪衛還在練劍,就表示雪影還活著。

 

這幾天,菲斯因為關心雪影經常去營帳門口偷看。這些天以來,雪影一直維持同一個姿勢。

有時雪影唱著他從沒聽過語言的歌,但這是第一次菲斯發自內心想要安慰別人,卻無奈妖烒的封印擋著。

 

 

第六天晚上,菲斯聽到雪影終於唱他聽得懂語言的歌了!雖然聲音非常的小,他需要全神貫注地去聽:

 

No I won't leave I wanna try everything (不,我不會放棄 我要竭盡全力)

I wanna try even though I could fail (即便我注定失敗 我也想要竭盡全力)

I won't give up no I won't give in (我絕不會屈服絕不會放棄)

Til I reach the end and then I'll start again (直到我抵達終點我會重新出發)

No I won't leave I wanna try everything (不,我不會放棄我只想竭盡全力)

I wanna try even though I could fail (即便我注定失敗我也想要竭盡全力 )

 

I'll keep on making those new mistakes  (我也會繼續犯錯)

I'll keep on making them every day  (但我每天都不會放棄)

Those new mistakes  (即使犯錯)」雪影的歌聲斷了幾秒,菲斯才聽到她唱出最後一句「Try everything  (竭盡全力 )

 

 

這時菲斯突然感到慚愧,一個女孩子為了自己的理想、為了自己的道,拚上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,而自己卻還是渾渾噩噩的沒有目標。

 

等到妖烒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,菲斯大字形的躺在營帳門口呼呼大睡,他也不理菲斯,跨過他直接甩開營帳門簾。

 

 

妖烒進到營帳之後,他所見到的是無形的五行元素隱隱有一點輪廓,祂們都靜靜地趴在雪影身上,火系的元素是紅色的西方龍,他趴在雪影頭上看著妖烒走進來。水元素是藍色的東方龍,他趴在雪影的手上。木系是圓滾滾的雪雀,成群的站在雪影的肩膀上。土是熊、金系則是牛。他慢慢靠近還發現,光屬與暗屬的小小人影。他站在雪影面前時,從雪影的狐尾中冒出代表生命之源的造生龍。

 

造生龍親暱的對妖烒叫了一聲,妖烒眼神閃過一絲詫異,隨後點頭說:「是嗎?你們想跟著她?」

 

新生的造生龍又叫了一聲,妖烒說:「那也是你們的選擇,我不會干涉。」

 

 

聽到這些話之後,所有的自然元素才都散開。雪影知道妖烒回來慢慢抬頭,看著妖烒。看見雪影臉上的淚痕,妖烒沒有任何的反應,依舊非常嚴肅的說話:「這樣衝出去找死好玩嗎?」

 

雪影搖頭,她卻說:「我沒辦法看著他們去死,我不後悔我做錯了,我只怕我沒有去做,哪怕知道做這件事有可能會死。」說完,雪影低頭看著自己

 

妖烒露出一絲欣慰的眼神,不過依然嚴肅的說:「妳做得到,不過妳的劍意必須達到極發意藏才行。」

 

 

和雪影談話完,妖烒從營帳裡走出。菲斯很難得會擔心雪影被妖烒抽,看到他們只是對話而已便不滿的說:「喂!臭老頭,你這是偏心吧?!每次我闖禍都要被你抽個半死,為啥你問完話就放過她了?」

 

「因為你找死的方向和雪影不一樣!」妖烒帶著恐怖的氣壓靠近菲斯「人家為了驗證自己的道不惜一死,你到現在為什麼要變強、為什麼要求劍都還不知道!」

 

妖烒抓著菲斯的肩膀,以更加強大的威壓繼續說:「還到處給我惹事生非,這不是欠抽嗎?」

 

 

今夜,菲斯被妖烒說教一夜無眠。

 

 

打從入侵神族皇宮之後,妖烒對雪影的訓練又更加嚴格,好幾次菲斯和繪衛都很擔心雪影會被妖烒殺死。

某天,菲斯終於忍不住,打開營帳要找雪影問話,雪影剛剛在幫自己療傷把衣服掀起來露出上半身的肌膚。菲斯是被雪影惡整怕了,以秒速把營帳蓋起來。

他急忙解釋說:「我什麼都沒看到!」

 

「你有事情想問?」雪影直接無視剛剛發生的小插曲

 

「妳……」菲斯撫平驚恐的情緒「妳這樣每天被妖烒打個半死,不怕死在他手上嗎?」

 

「不怕,死了也是我能力不足而已。」雪影明白自己不認真努力,是無法到達妖烒所說的境界。

 

「……」菲斯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被緊緊揪著,無法釋懷「沒有怨言嗎?」

 

「沒有,一切都是我自願的,何來怨言?」更何況證道之路何其艱辛,雪影卻沒有把這句話說出

 

聽到這句話,菲斯覺得自己很幼稚,明明是自己要跟著妖烒的,卻整天抱怨妖烒。

 

 

療傷完,雪影走出營帳外。她用笑臉看著菲斯,他被雪影的金紅雙眼盯著,剎時覺得如臨大敵。雪影說:「繪衛,帶走!」

 

繪衛說:「是!」邊說邊把菲斯扛到肩上,跟著雪影一起往湖邊移動

 

「妳要帶我到哪裡去啊!!!」

 

雪影邊走邊笑說:「放心吧!不會把你給宰了。」

 

 

到了湖邊,繪衛把菲斯丟下。雪影設置一道封印讓菲斯不能逃跑,只能站在原地。菲斯吞了吞口水,由於不知道雪影要幹嘛,他非常的緊張。

 

看著菲斯緊張的態度,雪影覺得好笑。剛認識的時候,還是個囂張的中二少年,現在都快變成小受君了。

也不管菲斯有沒有在看,雪影自顧自地脫掉衣服和褲子,脫光之後,雪影轉頭看了菲斯一眼,壞心眼的說:「以前偷窺,現在卻不敢光明正大地看了?」

 

菲斯滿頭冷汗的說:「誰知道妳這隻惡魔會做出什麼事情來……」

 

雪影聳聳肩說:「你高興就好。」然後就跑到水裡游泳去了

 

 

感覺到雪影離開,菲斯才敢睜開眼睛。和雪影相處一年左右的時間,知道雪影是隻吃貨之外還非常的硬氣,堅持決定的事情絕不妥協,還有以往她懶散的性格,雖然只有聽她自己說,現在卻還看不出來。讓他最不明白的事,雪影動不動就調戲他或是惡整他。

 

「遲鈍。」繪衛背對著湖面,現身說話,然後又消失

 

 

菲斯看著雪影潛入湖面之下,很久都沒起來。他對著空氣說:「喂!你不去看一下你家主人是不是溺水了?」

 

「你在找我嗎?」雪影雙手背在身後,瞬移出現在菲斯旁邊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─補充說明──────

雪影所唱的歌,是《動物方程式(Zootopia)》主題曲:Try Everything

文章標籤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