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沒有對話,當妖魂抽出武器,就用異常敏捷的速度靠近雪影。雪影大驚,她沒猜到妖魂的速度這麼快,而對方有意留手,劈下的斧頭被雪影用雙劍格擋,雪影將戰斧推回去。

 

妖魂大笑一聲:「哈!是怪力嗎?」不介意戰斧被推回,反而覺得有趣

 

雪影不說話,只是靜靜的看著妖魂要如何出招。

 

妖魂再次進攻,雪影開始遊走,朝著致命處斬擊,劍斬上妖魂的皮膚時,雪影卻發現劍推不動,像是斬擊在岩石上。妖魂此時大笑:「小姑娘,本大爺的身體就算沒有盔甲也是不怕斬擊的,別浪費力氣了!跟……」

 

運轉心法神魔非我,雪影發出一道足以致命的劍氣,妖魂閃躲過去卻被雪影的劍氣給惹怒。妖魂不再出言調戲雪影,以風一般的速度奔跑,一邊攻擊雪影。在妖魂眼中雪影移動的速動非常的慢,雖然慢但是都非常精準的出劍攻擊要害之處。

 

 

對雪影來說,妖魂是不可久戰的對手。

 

妖魂根本不在意負傷,宛如越戰越狂的狂戰士,雪影兩手運用不同的劍法,施展出「飄渺無聲」,妖魂以野獸般的直覺閃過這一劍,戰斧橫向劈上雪影的腰部,雪影吐了一大口血。妖魂隱隱地看見熟悉的劍意、劍氣,護著這小女孩的身體,沒有等妖魂研究完,忍著疼痛招喚一塊巨石砸向妖魂,力道剛好將妖魂打昏。

 

看見妖魂被打昏之後,雪影擦掉臉上的血,把妖魂扛到衙門,交送到監牢之後,默默的轉回營地,轉回營地的路上好幾次她差點昏倒,直到回到營地鑽進營帳之後她才失去意識,沉沉睡去。

 

妖烒見到雪影回來之後,他獨自在半夜闖進監牢將妖魂抹殺,雪影收藏的信件中,妖魂的名字才慢慢淡化消失,而昏睡的雪影自然不知道此事。

 

 

這次雪影受的傷不輕,內臟被打碎、脊椎骨也被打傷。雪影和妖烒對練的時候總是露出吃痛的表情。

不過靠著血脈的優勢,在對練之中雪影已經復原了九成,吃早飯的時候已經完全恢復。菲斯看著雪影心想「這恢復速度也太怪物了吧?!」

 

水烒狐族和蟲族的自癒能力可以相比,如果妖烒知道菲斯忘記這種基本常識,一定會再對他說教上整整一天。

 

 

一如往常一般,他們一邊移動營地一邊尋找下一個罪犯。這次他們來到一座以黑市聞名的大城。妖烒告訴雪影,蛇身族的牙羽便藏身在黑市之中。

蛇身族,故名可以猜到此族的人不是蛇身、就是蛇髮,而且天生就有可以把人石化的邪眼,對毒免疫亦擅長施毒,盛產法師和刺客。

 

 

目標牙羽是蛇身,喜歡從高處伏擊敵人,睚眥必報的女人。

看完信中簡短的介紹,雪影笑了一下,輕鬆的說:「去去就來。」

 

牙羽身上的惡意是貪婪、忌妒,相對喜歡屠殺的妖魂來說難找,但是沒這麼危險。不過牙羽犯下的罪是為了偷一樣東西把整個王國給毀滅,因此受到通緝。

 

 

跳躍至樹林高處,開啟感知搜尋牙羽,菲斯大驚雪影的感知攏罩營地附近算小了,現在雪影的感知幾乎覆蓋半個大陸。感知的波動很小,除非強如妖烒或是像菲斯特別關注不然非常難發現。

找到目標後,雪影抬頭從空間拉出一條黑布當眼罩綁在上面,菲斯看傻了,妖烒則是感興趣的看著雪影的舉動。

 

她離開高處在樹枝間跳躍,黑布並不透光雪影像是沒有受到黑布的影響和正常人的行動無異。找到牙羽之後雪影抽出的不是雙劍而是法杖,一杖落下牙羽迴身防禦,眼睛瞪著眼前的偷襲者,卻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張開眼睛。

邪眼失效,牙羽不斷的朝雪影施毒,雪影腳下封印術的陣法亮起,牙羽的毒術失效。

 

這次雪影難得先開口說:「輪到我攻擊了!」旋轉法杖,法杖變成雙劍

 

牙羽的蛇身非常的敏捷卻比不上妖魂,雪影很快就趕上牙羽的行動,牙羽本能的用毒霧保護自己,地上在施展一灘毒沼。雪影操作風將毒霧吹散,水元素將雪影托起毒沼對雪影來說跟沒有一樣,在奔跑之中施展「一劍無聲」。雪影的劍並不是開雙鋒,她以沒有開封的那一面攻擊牙羽的喉嚨。牙羽在昏迷前一刻感受到在雪影身上的劍意,屬於萬界守護者,劍帝妖烒的劍意,對她說:「妳知道炎羽嗎?」

 

「跟我無關吧?」雪影不在乎的說

 

「炎羽跟劍帝有關,不想知道嗎?」

 

 

雪影的髮色變黑,身上的怒意爆發、威壓也爆發出來,她說:「別廢話!」瞬間用水元素製出頭套讓牙羽在水中窒息,雪影看見()牙羽昏迷之後恢復燦爛的金髮,這時她才解除水之頭套。

 

將牙羽的頭打包好之後,雪影才把牙羽帶往騎士駐在所。雪影此時才開始偷窺牙羽的記憶……

 

和妖烒有關的炎羽是名龍族女性,在妖烒顛沛流離的時候收留他的人,如母親一般的存在,直到某天為戰而死,妖烒則是在一旁見證這過程的人。可惜牙羽知道的情報太少,但是知道炎羽和妖烒之間的關係,雪影很想為妖烒做點什麼。

 

 

這次雪影沒有直接回營地,而是去市場買招魂引魄的材料。雪影並不知道她買完之後,與來到城鎮的妖烒擦肩而過,雪影回到營地附近時,菲斯看見她沒有直接回營地而是臉色凝重的經過,非常好奇的跟在後面。

 

來到一處空地,雪影用樹枝畫陣並且在上面擺好買來的水晶,抬起左手準備施法的那一刻,雪影腦海中閃過女兒娜雅的笑臉。

她把手收了回來,按著胸口捫心自問「我這樣做妖烒真的會開心嗎?」

 

造生龍慢慢的從隱身狀態出現,依靠在雪影的腳邊。她又想如果是水聖兒或是爅龍甚至是若璃,看到她這樣做真的會感到高興嗎?

 

一股腦兒的跌坐在陣邊,菲斯神經再粗也知道雪影要做什麼,慢慢靠近雪影,開口說:「報恩的方式有很多種,妳沒有必要堅持這麼做……

 

觸動到雪影內心柔軟處,突然轉身撲到菲斯懷裡,雪影不想壓抑淚水,帶著哭音說:「炎羽,對不起!……

 

面對雪影沒有預兆的一筆,菲斯被嚇的不知所措,繪衛現身在菲斯身後,把他的雙手往前推,此時菲斯輕輕的抱住雪影,繪衛滿意點點頭後自動的消失,不打擾主人發洩情緒。

 

文章標籤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