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夜魂羽手指輕輕一動就會牽扯一條絲線,雪影的衣服發出「哧啦」的撕裂聲,她的姿勢從大字型被拉扯成雙手往後拉著腳的姿勢,菲斯躺的位子正好可以看到雪影被折磨的樣子。

 

聽到衣服被撕扯的聲音,暗夜魂羽的心情愉悅而嘴角上揚,她讚嘆說:「真厲害,沒有想到妳的身體這麼柔軟。」

 

讚嘆完後,她語氣變成刻薄:「那麼這樣呢?」暗夜魂羽勾動無名指,這時雪影的短褲被撕裂,從褲底露出白色的內褲,她扯動雪影的左右腳,以跪姿呈現在空中。

 

 

隨著暗夜魂羽不斷的勾動手指,雪影的姿勢越換越多,衣服也越來越少。雪影在暗夜魂羽的狂笑聲中連續換了十幾個姿勢,現在雪影的衣服破爛不堪已經遮不住右邊的胸部,褲子也被摧殘到幾乎搖搖欲墜,內褲也是破到只剩半邊擋住祕密花園的外圍。

 

躺在絕佳位子觀賞的菲斯,鼻血已經流了滿地,人幾乎是躺在血泊中快要升天的狀態。菲斯正盯著雪影的私處看,是男人們幻想中最夢幻的粉紅色!他還隱隱約約的看見花園深處的洞穴。

 

菲斯心想:「可以見到這種情景,我死而無憾了!」

 

 

雪影再也沒有力氣握住雙劍,兩把劍掉落到地上,人也不斷的在喘氣,因為疼痛而眼中帶淚,但她至始至終都沒有慘叫過。

暗夜魂羽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,準備放雪影下來已黑炎繼續折磨的時候,卻沒注意到雪影一直用極小的聲音在唱歌。

 

 

「……劍芒遍五湖…」雙劍共鳴

「遙祭散骸豪骨,焉回首眷顧」無風,樹林沙聲作響

「踏步,哀鴻聆三途」雪影漸漸的唱出聲音

「人間何時能見,退殘甲卸干戈!」越唱越快「勾勒生死簿!」善體的雪影出現「點黎民破敗劃凋零數」在場的三人聽見群狼長嘯

「長嘯,天地穹廬!」一群身覆火焰的狼群出現燒斷所有的絲線

 

慢慢站起來的雪影說:「我現在可以感受到為什麼,以殺伏人會比較簡單了。」恢復自我的雪影盯著暗夜魂羽

 

對方卻驚訝說:「什麼!妳怎麼可能還有力氣!?」

 

「我原本抱著會可能失敗的心態試一試,沒想到妳竟然還是中了幻術。」雪影的劍根本沒有離手,最後脫力的樣子是雪影施展的幻術。

運轉心法,這大概是雪影有生以來出劍最快的一次,暗夜魂羽還沒來的及反應就被打昏。

 

處理完暗夜魂羽,雪影開始尋找菲斯,她看到菲斯一臉此生無憾的表情倒在血泊之中,非常生氣的踩了菲斯的大腿大喊:「給老娘起來!」

 

沒有意外的,菲斯清醒的同時還伴隨著慘叫。菲斯抱怨說:「妳是想把我的腳給踩斷啊!」他一臉不明白雪影發火的原因

 

原本背對他的雪影轉頭,帶著至高無上的氣息,還有怒氣對菲斯說:「馬上給我回營地,不然就是找抽!」雪影整張臉是紅的,幾乎快要紅到脖子去了,菲斯非常遲鈍的以為雪影是因為生氣過度而臉紅,沒有在意就回營地去了。

 

當然菲斯不曉得,雪影是發現她的私密之處,被菲斯看光了才是臉紅的主因,而她會生氣,只是不爽她在跟別人拚生死,菲斯倒在旁邊自嗨。

她看著菲斯乖乖的回營地,這才出發去處理暗夜魂羽入監的事情。

 

 

三人全部回到營地後,妖烒看到雪影正不爽的練劍,身上還發出陣陣怒意,菲斯則因為回憶雪影收伏暗夜魂羽的那一戰,而倒在血泊中間。

 

不過妖烒並不在意,不出聲直接發出一道劍氣。

 

劍氣直逼雪影而去,在她反應之前貫穿了她的胸口,然而她身上卻沒任何傷,劍氣在貫穿她之後,射落在一顆樹上消失。

妖烒走到樹前,取下一根小小的灰色羽毛,幾乎不仔細看就會忽略掉的大小,他隨手將羽毛燒掉便又馬上離開。

 

留下臉色不好看的雪影,跟剛爬起來還在狀況外的菲斯。

 

「水烒一族妳處理,其他不用管!」妖烒的聲音傳進雪影的耳朵裡

 

雪影一驚,知道妖烒現在的處事風格,雪影明白她身上的羽毛是暗夜魂羽,使心機留下的,她不用猜也知道妖烒要去幹嘛!

她想追上妖烒,一道劍氣飛射而來打退雪影,她只能無奈退回去,剛才她很明顯感受到劍氣上的殺意。她一但阻止的話,妖烒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,這讓她很頭痛,也很無力跟不愉快,而且因為先前的那一戰煩躁的情緒還沒退下,只能抓菲斯出氣。

 

至於菲斯到入睡之前還是不明白,為什麼雪影打完那一戰,像是吃了炸藥一般瘋狂的對他發怒……

 

 

一早用完早餐後,雪影嘆了一口氣,她明白妖烒既然會跟她提起,就表示兩人在營地附近。

她開啟感知,很快地就找到兩人的所在,得知兩位逃犯的位子之後,雪影離開營地開始去追蹤。

這次菲斯不敢再犯賤,跟在雪影後面,乖乖的看著雪影離開,隨後揮著他的刀,完成妖烒交代的功課。

 

 

她越靠近兩人她的情緒就越是躁動,她心想:「明明都暫時停下兩天休息,怎麼還會如此?」她現在不明白。

見到兩人的時候她就明白了,這一對男女各有著和她的外表相似之處,雪影感到悲傷,也感到憤怒。

 

這兩個罪犯是生下她,卻無情拋棄她的生父母……

 

為了自己的私慾,他們還戳殺了可能是雪影未出世的兄弟姊妹,雪影是極其幸運才活下來的那一個。

 

她隱約知道眼前這兩人,因為要拿掉她,害她一出生時就缺了左手右腳。

因為吃打胎的藥,導致她天生沒有氣脈。

 

「哈!」雪影眼睛流出血淚「哈哈哈哈哈………」沒由來的仰天狂笑

 

「生命在你們眼中是如此微不足道,連幼小的生命都不放過,你們又有什麼資格為人父母。」雪影一邊說一邊主動化身成惡體

 

男人叫灰葉,他感受到雪影散發出的殺意,開口問:「妳是誰?」

 

「我是誰?」雪影眼中的血淚滾滾「你們在乎過嗎?」

 

名為剎羽的女人,看著雪影和她相似的臉龐,搜尋腦中過往的記憶,不像是有相同血緣的親戚,又再問:「妳到底是誰?」

 

「我是從未來過來,要向你們討債的修羅!」她運使神魔非我,人如狂魔般飛奔而出

 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─補充說明──────

 

這次雪影所唱的歌:《戰殤》,為金光布袋戲《墨邪錄》的片頭曲。

文章標籤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