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雪影和菲斯開始對練之後,妖烒更多的時間是在樹上閉目養神。而妖烒像是想到什麼一樣,跳下樹對兩個小朋友說:「你們一起上!」

 

兩人互看一眼,由菲斯主攻,雪影施法輔助,沒有事先溝通兩人之間展現絕佳的默契!

雪影自然知道原因,在未來的時間裡他們倆人是伴侶,雪影跟菲斯聯手不少次,而且兩人幾乎形影不離,所以很多習慣彼此知道的一清二楚,要配合自然不難。

反觀菲斯則是感到驚訝,兩人第一次配合默契就這麼好,他內心很怕被雪影轟炸到……

 

雖然是兩人合攻,可是妖烒的實力依舊恐怖,沒用多久雪影先力竭倒在地上,菲斯好歹和妖烒對練才幾分鐘就被打趴。

 

很偶然的有一次,兩人同時被妖烒放倒。

這次的營地離水源稍遠,去取水的繪衛還沒有回來,妖烒也懶得計較小細節,兩人一起丟進營帳裡休息了。

 

菲斯先回神過來,卻感覺到有東西壓在身上……

 

他定睛一看,是雪影趴在他身上休息,菲斯心中大感驚嚇!整個人完全不敢亂動生怕吵醒雪影,被她抽或是被繪衛抽,而他最怕的還是被雪影的惡體調教。

 

 

雪影昏睡之間,她夢到未來青年時期的菲斯,她在夢中夢囈:「菲斯,我好想你,你呢?」

 

菲斯心頭一驚頭頓了一下,可是想想自己每天都跟她相處在一起,她幹嘛問這句呢?有些搞不清楚頭緒,他打算抱著被繪衛抽到半死的覺悟,去問問有關雪影以前的事。

 

意識矇矓之間,雪影眼睛還沒清楚的聚焦,她以為自己躺在未來的菲斯懷裡,忍不住一個親吻和擁抱。

 

這時,菲斯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被嚇到跳出身體,他感受到自己的嘴唇正在被雪影的嘴唇觸碰、輕咬,菲斯心想:「我的初吻!!」

 

他頭一次知道,雪影還有溫柔的一面,情不自禁的伸手擁抱雪影。等到雪影停下來,雪影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事!!菲斯看著在上方的雪影臉慢慢的從皮膚色變成粉紅、變紅,然後快速的爬起來以怪力把他推出營帳之外,再以秒速把營帳封印起來不准任何人靠近!!

 

 

菲斯坐在地上一臉不解地看著被封印的營帳:「雪影……到底在幹嘛啊?!」這也是菲斯第一次發自內心叫出雪影的名字。

 

妖烒從樹上射出一道劍氣,表示質問。

 

菲斯像是開竅了一樣,他對著樹上的妖烒怒吼:「……你應該是要問我被雪影怎麼了吧?」

他回想剛剛的情景忽然抱頭說:「老子的初吻就這樣被親走啦?!」

 

雪影躺在營帳內的被褥上,聽到菲斯的反應說了一句:「笨蛋!」唸完,雪影繼續平復情緒的波動。

 

繪衛在一旁揮刀,心想:「沒想到那隻二貨這麼純情。」

 

 

雪影跟菲斯在次跟妖烒對練,但雪影跟菲斯很快發覺這次與往常不同。

 

那位強悍到變態,萬界四大境界的劍帝──妖烒!他居然握刀了!

 

他真的握刀了!!

 

妖烒的手確實握刀了!!!

 

因為很重要,所以要說三次!!!!

 

以往跟妖烒對練,他總是只拿樹枝、樹葉,或地上隨便都能看到的雜草的葉子。但,今天他卻反常的拿刀!

這讓雪影感覺她好像忽略了什麼……

 

仔細觀看了一下妖烒的刀,刀子的長度就是很標準太刀的長度,刀身潔白如雪,刀顎還有一隻白狐的的頭,刀柄末端是白狐的尾巴。

 

雪影震驚了!妖烒手上的刀雪影也看過,那是雪影是在水烒族裡看到的!

 

那把刀正是白狐太刀!

 

雪影冷靜思考,白狐太刀是水烒一族得到的傳承之刀,但來歷跟最出持有者跟打造者卻沒有任何紀錄,現在妖烒卻拿在手上,雪影感覺白狐太刀最出持有者應該是妖烒,而且妖烒確實也會白狐刀法跟白狐斬。

 

 

而菲斯雖然也是一驚,但依然粗神經的說道:「唷~臭老頭!終於捨得拿刀對我們了,是從我們身上感受到威脅不得不認真了嗎?」

 

雪影摀臉不忍直視菲斯的遲鈍,她心想:「妖烒多強大家都知道,你還自認為妖烒感受到威脅?那傢伙可是敢跟宇宙最終極的存在,終末龍!頂撞威脅的瘋子啊!!!」

 

妖烒沒有回答,只是微微抬起刀,輕輕一揮,但雪影跟菲斯同時迅速低頭,兩人後方的森林瞬間被削飛,但雪影跟菲斯並不意外,而是很默契的同時進攻,妖烒這次的攻擊肯定會超過以往,兩人都拿出一百二十分的集中力應對!

 

妖烒刀一立,擋住菲斯的橫斬,隨後側身閃過雪影的疾刺,然後刀往上揚,雪影右腳用力踏地,強行讓貫性停止閃過刀斬。

 

菲斯則一拳打向妖烒,但妖烒卻只是頭一偏,然後用自己的頭給菲斯來一記頭錘!

 

「咚!」菲斯被猝不及防的一記頭錘,眼冒金星的倒地。

 

雪影看了菲斯的情況後,突然覺得自己額頭一涼……

 

而妖烒也沒有給雪影太多時間,抬手又是一刀斬來,雪影驚險閃過,雙劍揮動,紅塵劍法上手!

 

妖烒手上的白狐太刀也揮出一到奇異的軌跡,一刀雙劍相碰,雪影卻感到訝異。

 

「好輕!」這是雪影第一個想法,但隨後而來的刀,速度雖然快,但雪影仍然可以反應過來,但雪影在次格擋後便確定,妖烒沒有動用怪力

 

雪影此時認真觀察起妖烒的刀法,妖烒揮動白狐太刀的動作非常輕靈、優雅,給人一種相是看著一隻白狐在跳舞一般的錯覺。

 

雪影知道,妖烒這是在演示刀法,她心中一直覺得不對勁。

但是妖烒已經攻來,雪影沒時間細想只能凝神接招,同時小心應對。

 

隨著妖烒的刀法越來越快,動作變化越來越多,揮刀的軌機也越來越無跡可尋,她還能跟上,但不安感卻越來越強大……

 

妖烒揮刀的軌跡,從無跡可尋到毫無軌跡,直至完全沒有徵兆,雪影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陷入刀網中!

雪影連忙退出刀網的包圍,她退出時看到一隻白色九尾狐出現在自己面前!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