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死掉的那天,世界發生了一場巨變。死者紛紛變成如枯樹般糾結的惡魔從墳墓裡爬出來,復活者則是不斷的攻擊著人們,而我則睜開眼睛糊里糊塗的哭了一場。

我是病死的,我們家很窮,想要復活,也沒有辦法付錢給那些貪圖利益的聖職者,在我病死要下葬的那一刻,我復活了還哭的一蹋糊塗。

當我醒來時,世界都變了。到處充滿了惡魔,一名男人看著他的好友被惡魔攻擊而背部重傷。我走到倒下的男人身邊,他的傷口癒合了但是就像被惡魔附身了一樣。那個男人卻逃走了,拋棄這個重傷的男人。

 

「後來呢?」背上有著如太陽般耀眼羽翼的男人問著,他的臉上還有奇異的刺青。

「什麼後來?!」我沒好氣的說「逃走的那個去成立一個叫『魔女狩獵人』的組織了,害我都要跟惡魔為伍,一點也開心不起來!」

「呵呵呵~身為『百加列之身』的妳,有沒有好好的引導淨化的天使們?」

「有啦!有啦!薩耶摩斯已經繼承了『梅丹佐之翼』正在引導與他相同的夥伴。」

「『Devil's Tear』?」

「明知故問。」我冷哼了一聲撇頭

「薩耶摩斯不斷的追尋妳的腳步,當時天使們集齊了之後,世界就能重生。」他看著生命之樹的圖騰說道

「你也這麼覺得吧?!『金龍之尚達奉』」

「嗯!」窗外的金龍如此認同

「黑色的惡魔想成為白色的天使,就必須找回眼淚。」那發亮的男人說「無非不是一場遊戲。」

「每個十聖大天使都有一個相應的能力與特徵,不過最明顯的還是那個白色的十字架。前幾年才找到一名天使,要聚齊十位大天使真的不容易。」

「但妳不也找到我了嗎?」金龍說

「一見鍾情呦~~」男人調侃的說

「最好是一見到我就流淚,就叫一見鍾情的啦!」我吐槽說,我看著生命之樹的圖騰「喂!路西法。」

「何事?」那個發亮到可以去外面當太陽的傢伙說

「你曾經待過的地球是什麼樣的地方?」

「是個很美的地方,不過被一群只懂科技的人類搞壞了,我覺得這地方還有救所以就來了。」他的嘴角不禁上揚,慢慢的對我們訴說著那顆曾經和這裡一樣美麗的星球。

()

────後記 (2012年8月於無名首發)────

這篇文章就在此打住,雖然說有很多原因。(畢製就是其中之一,ORZ)

文章的靈感是一場夢之中的故事,因為很片段即使有完整的故事架構,但我實在不喜歡寫悲傷的故事。

這篇的外傳是我對這篇故事世界觀的加強,與Devil's Tear和魔女狩獵人的一點前因。之後有什麼糾紛就留給讀者們自己去想像吧!

 

至於【焱影狐帝】得跟各位說聲抱歉了,目前的狀況和個人喜好的因素,這篇決定永久的塵封。考慮到讀者們等待的心理及時間,還是跟諸位報告一下。

因為作者我的私心實在太大,盡量不寫那種以主角)眼淚收場的結局。不管如何我還是希望主角可以開開心心的過之後的日子,而不是苦悶的去浪跡天涯。(我已經被雷過一次,還不想天天踩地雷。 =_= )

在此,希望大家可以諒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雪影 的頭像
狐雪影

雲雪文幻居

狐雪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